绝育过后的小猫。
绝育之前八小时不可以进食,于是到了医院做完常规检查就要吊水。给小孩子准备了毯子,让他躺在小笼子里。可是他从小到大都没有睡过笼子,放进去输液也乖乖的不叫,我吃过晚饭回去看他本来缩在笼子角落就爬过来蹭我的手。第一袋液体输完了之后又加液体,中间应该是没弄好,针就回血了,接触不好的地方还流出来,流到尿垫上,心疼坏了,弄得我差点没忍住跟医生发脾气。
因为打针把手臂上的一小块毛剃了,原本是抽血都要上天入地的小孩,也乖乖地完成,哼唧也不哼唧。
然后就是做手术。手术房不让我进去,做了呼吸麻醉,手术速度也很快,医生是个东北人,还让我看他切除的蛋蛋。嗯。
过了一会儿稍微醒过来了,就把小孩子抱出来了。看到...

你当然不能理解一只小猫的酷。

自从养了猫之后,我时不时会觉得被我的猫治愈,虽然经常也会被他气得半死,但很多时候他可以拯救我的坏情绪。

上周回去老家和朋友吃饭,她说她们家的狗被父母给惯坏了,所以对人很凶,以前都是在家里剪指甲,有一次被她妈妈剪痛了之后,从此之后只能在外面剪了。那个时候我就想到我的猫,我也不小心剪痛过它,它嗷呜一声,没有抓我挠我咬我,反而一下子把头埋到我的肚子上,用爪子抱着我。第二次剪的时候虽然很抗拒,被我凶了两句还是勉强剪完了,今天再剪的时候,我感觉它虽然还是有一些害怕,但还是乖乖的,一点没有挣扎。

我有时候会在沙发上睡着,如果抱着它,它就会靠着我睡觉,如果睡在我身上,就会喜欢用脸贴在我脖子上或者脸上睡觉...

我们总是遇到一些过期。
放在冰箱里的饭菜,想起来吃的时候已经馊了。
突然生些小毛病,要吃药了才发现药已经不在保质期。
忙于生活而疏于维系的友情,再提起来得到的是没关系,实际上是算了吧。
耿耿于怀很久的事,久到已经接受并不再想起,才得到一句对不起,并不会释然,反而无所适从。

很多东西的保质期太短,等不到你回想起来再去安置它,它已经腐烂,已经过尽千帆。你跑的太慢,它早已过了终点。

再来看,被伤害的部分已经达成,迟来的抱歉于事无补。坏了的罐头再怎么样也不能吃,过期的药品怎么用也治不好。

及时止损,有时候说的不仅是常用的意思,还有阻止消耗,阻止浪费,阻止你不想要发生的事情,让他再慢一点,但决定权在他,而你自己,需要...

© 法墨。 / Powered by LOFTER